发条娱乐手机版登录-账上资金成谜 巨力索具大玩财务平衡术

发条娱乐手机版登录-账上资金成谜 巨力索具大玩财务平衡术

  原标题:财说| 账上资金成谜,巨力索具大玩财务平衡术

  记者 | 陶知闲

  编辑 | 陈菲遐

  比起经营业绩,巨力索具(002342.SZ)更为人所熟知的是其控股股东之一的杨子和黄圣依。天眼查显示,杨子目前有巨力集团17%股权,间接持有巨力索具3.405%的股权。

  和杨子、黄圣依夫妇的高调不同,近几年巨力索具在经营上很是低调。截至7月24日收盘,公司股价为3.26元/股,对应市值仅为31亿元,处于历史低点。

  经营不善,账务成谜,巨力索具正远离舞台中心。

  账上资金成谜

  巨力索具主营业务为索具及相关产品的研发、设计、生产和销售。公司拥有目前国内最大的索具生产基地。公司产品包括合成纤维吊装带索具、钢丝绳、链条索具等。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.66亿元,同比增长16.66%;归属净利润0.18亿元,同比增长2.30%。

  表面上看,巨力索具近几年的经营状况较为稳定。近5年来,除了2017年亏损1716万外,其他年份基本保持在盈利2000万元左右。

  数据来源:WIND,界面新闻研究部

  但实际上,巨力索具“稳健”盈利背后隐藏着一个危险事实。这家年年盈利的公司财务费用畸高,利息收入却几乎为0。这表明,公司账面现金真实性至少存在疑问。

  数据显示,2019年巨力索具货币资金为4.87亿元,利息收入仅为0.03亿元,对应利率仅为0.54%,显著低于公开市场正常利率。一般而言,公司利息收入主要由两部分组成:银行存款利息和委托贷款利息。前者利率较低,账面货币资金大部分为活期存款或七天通知存款;后者利率较高,系公司在合作项目上按照合作协议约定进行收取。无论如何,巨力索具的利息收入都显著低于市场利率。

  数据来源:WIND,界面新闻研究部

  值得一提的是,巨力索具账面“躺着”大量现金却并未选择购买理财产品以保值增值。根据2019年财报显示,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为0。巨力索具如此“阔绰”的行为,在上市公司中并不多见。

  巨力索具财务费用的不合理加深了外界对其账上现金真实性的疑虑。

  2019年公司货币资金为4.87亿元,账面上有大量现金的巨力索具,同期财务费用为6160万元,其中利息费用高达4486万元,是同期归属净利润的246.08%。换而言之,公司一年的利息费用远远大于两年的归属净利润。2020年一季度,公司再次新增2000万元短期借款,而同期公司账上现金高达4.82亿元。

  今年5月,巨力索具内部审计负责人在完成公司2019年年报及2020年一季报审计后,已辞职离开公司。在此之前的2019年11月,公司变更2019年度审计机构,将原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变更为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。半年内,公司内外审计岗位全部换人,巨力索具的审计“难度”可想而知。

  防止带帽的平衡术

  为了避免因连续两年亏损而被带帽,巨力索具在财报数据上也费尽心思。

  巨力索具的存货跌价准备显得较为“随意”。2016年至2018年,公司存货呈现增长态势,由2016年的5.86亿元,增长46.08%至2018的8.56亿元。令人不解的是,公司的存货跌价准备同期由432万元下降至220万元。而2019年公司存货下滑11.21%至7.6亿元。作为对应,本应随存货下滑的存货跌价准备反而上升至546万元。

  数据来源:WIND,界面新闻研究部

  巨力索具“随意”的存货跌价准备背后是计提不充分。按照会计准则规定,企业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应当采用成本与可变现净值孰低计量,将两者差额部分计入存货跌价准备。其中可变现净值,是指存货的估计售价减去至完工时估计将要发生的成本、估计的销售费用以及相关税费后的金额。巨力索具的生产模式为订单式生产,客户订单多为异型非标产品,一旦产品积压或者出现退货情况,其变现能力很低,因此出现存货减值的风险很大。和公司主营业务近似的贵绳股份(600992.SH)2019年存货跌价准备比例为28.17%,而巨力索具仅为0.72%。

  此外,巨力索具2019年存货周转率仅为1.92次,相较贵绳股份5.04次,差距较大。存货周转率越慢,意味着减值风险越高,理应计提更高比例的存货才显得合理。从这个角度看,巨力索具的计提显然更不合理。

  巨力索具不合理的计提恐怕与其业绩压力有关。2017年公司净利润亏损1716万元,一旦2018年计提比例提升2.5个百分点,公司便会因连续两年亏损而带帽。因此公司2018年在存货明显增长情况下,存货跌价准备却保持不变。随后的2019年,公司在存货下滑的情况下,其存货跌价准备又“逆势”上扬。

  通过少提存货跌价准备比例只能瞒得了一时。未来随着存货持续保持高位,巨力索具的存货危机迟早会爆发。

  为了防止带帽,巨力索具在坏账损失科目中,也用起了“平衡术”。2018年,公司在拥有8.01亿元经营性应收款项的情况下,仅计提65万元坏账损失,占比仅为0.08%;而在2018年实现会计盈利后,便于2019年将坏账损失“提升”至1406万元。

  数据来源:WIND,界面新闻研究部

  巨力索具“平衡”坏账损失背后,还做了应收账款的“再平衡”。公司的经营性应收款项和和营收变动呈现背离状态。一般而言,经营性应收款项会随着营收的增长而增长,两者呈现正向关系。近几年,巨力索具主营业务发展较为稳定,并没有大的变动。然而2018年公司营收同比增长19.01%,与此同时其经营性营收款项却同比下滑9.15%;而到了2019年,公司经营性营收款项增幅却又回归正轨。

  数据来源:WIND,界面新闻研究部

  巨力索具的种种财务疑团恐怕早就被明眼人看在眼里。公司最新财报显示,其前十大股东除了2015年进入的汇金外,其他几乎全部为实际控制人关联方或个人,并未出现机构的身影。

  数据来源:WIND,界面新闻研究部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